首页 财经 汽车 房产 教育 科技 商业 文化 农业 民生 服务 出行 商讯 健康 旅游 时尚 维权
» 科技» 内容正文

描写雨夹雪天气的句子

发布时间:2020-01-02 02:01:55

1 滴答,是雨点,飘洒,是雪花,雨带着雪,雪含着雨,好一场美丽的雨夹雪,看,雪自西北来,象一匹匹白马,形成风的方阵,砬痛了我的睫毛,多么美丽的雪花,象爱人的件件白袍,落满我的全身,我哭了,也笑了,多么美丽的雪飘,来自你的天幕,风翻卷着雪花,在我的河上放歌。多么美丽的雪飘,我面向你来的方向,两眼热泪盈盈,我欲吟你的诗篇,你在我的唇上化了。

2 雨夹雪中的校园是清新盎然的。步行在春天的校园,到处涌动着生机。春雨小雪里得瑟着含苞待放的花蕾,流动着绿色生命血液的树干,渗透着春的活力。几只小鸟在树梢唧唧咋咋地叫着,我的到来与聆听惊吓了它们,一阵翅膀的抖动与声音的惊呼,它们快速地飞向雨帘编织的高树窠里,近乎挑战似地瞅着我。我黯然失笑,行走在弯弯曲曲的池塘小路,感受着老树发芽的力量。

3 开始是雨夹雪,但后来雪花却占了上风,雪花零零星星地落下来,像淘气的小精灵,一会钻进我的耳朵里,一会儿跑到我的嘴里,一会儿又贴到我的脸上.那雪花,如同天女洒下的花朵,凉凉爽爽的,好像在给我以亲切的问候.不一会儿,雪花弥天盖地,书上玉树琼枝,房屋上银装素裹.地上白雪皑皑.雪还在不停的下着,雪花真是洁白如玉,像月宫桂树上落下的金枝玉叶,“嗖”地变成了一只只美丽的玉蝴蝶,忽散忽聚,似舞似醉.无愧是大地的杰作.

4 我每天就守侯在电视机前,等待着“天气预报”,可是,大雪没下着,却等来了一场雨夹雪。我打开窗户,看着飘飘洒洒的雪花,点缀着密密斜斜的小雨,又是别一翻风趣。我伸出手去接它,想知道雪花到底是不是六角形的,却只能看到一颗很小的雨珠滴在我的手心,至于雪花,却早已不知它飘到哪去。我有些失望,苦苦等待的大雪,如今都只变成了一堆梦幻。

5 转眼间,雨变成了雪——鹅毛大雪。雪花飘飘悠悠地飘落下来,飘得潇洒自如。雪宛如美丽的银蝶在空中翩翩起舞。小雪花亲吻着我的脸,凉丝丝的,舒服极了!雪花漫天飞舞,似烟非烟,如雾非雾,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了白茫茫的大雪之中了。啊,那雪是仙女撒下的碎玉,那雪是桂花树上纯洁的花絮,那雪是嫦娥打翻的胭脂,那雪是冬天特有的“蝴蝶”。雪,我歌颂你!我赞美你!

6 有一种天气挺象爱的人生。如此天气不常见,但冬天来时它也许会来。天气预报告诉我们,那是——小雨夹雪。是的,小雨夹雪,或许会让你感到心烦,而如果没有了小雨夹雪,你也必定觉着这个冬天似乎缺少一点什么,看上去冬天也就不象冬天了。因此,我们总是在失去时才开始怀念。

7 今日是雨夹雪,便证明了空气的冷足够制造出一场雪来了,期盼着更冷一些,下一场通通透透的雪。那么它便可以成为载我回去的纽带,使我的心能够在阔别了许久的故乡,化作一片新雪,飞飏!飞飏!

8 雨,不大,时断时续,时紧时慢,下了一天,又下了一天。初冬的天气便开始像初冬了。回家的时候,车轮轧着地面的落叶和雨水里的灯光,不停地把圆圈铺成直线、弧线,与路上虚虚实实的白线重合,分离,分离又重合。汽车一辆接着一辆,擦身而过,不疾不徐,躲着雨,也躲着水。人影迷乱,洇于街心的大转盘,还有红绿灯前的斑马线,噪声已被淋哑。雨衣飘起,兜起一捧雨线,还有轻微的沙拉声,悄悄碰在脸上:下雪了?再看,不见雪花,唯有冰箭,却打了弯,被雨线纠缠,裹了,正忙得乱。

9 北疆的初冬,天气变幻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,好起来呢,天天都是笑脸,耍起脾气来,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哄好的,当种植户们把农作物都晾晒好了,时间已经进入11月了,老天始终阴沉着脸,今天雨夹雪,明天雨夹雪,后天还是雨夹雪。北疆的初冬正遭遇着一场冷暖气流交汇的寒流,彻骨与透心一起向北疆大地袭来。

10 苍白天空飘雨丝,妈妈说是春天到.雨丝像是魔术师,表演了个小魔术:摇身一变变雪花.雪花悠闲飘下来,摇身一变变水滴.

11 雪花一旦开口,就是歌唱。纯净,直率,嗓音洪亮,韵律优美。雪花在飞舞过程中,相互碰触,竟自己发现了自身的美和存在。像蝴蝶,飞的快,消失的也快。我们不要刻意去寻找,静下心来倾听就是了。雪的生活是真实的,向天空大幅度的展开,让我们的视野也越来越开阔。雪花接近了北风,歌唱的声音就会传出很远。雪花在夜里落了,歌唱就会融进不眠不休的夜。

12 雨,是天上流下的泪,有大有小,有悲有喜。雪,是空中盛开的花,有起有落,有开有谢。雨夹雪,是手心手背,是树叶的两面,是“屋漏偏逢连阴雨”,也可以是“雨打梨花深闭门”。它下在天际,舞在空中,但在你眼里,是雪上加霜还是锦上添花,全凭你个人的心绪。诗人,总爱拿雨水说事。写这些文字的时候,我的博客收藏音乐正在播放王立平作曲的《枉凝眉》:“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,怎禁得秋流到冬尽,春流到夏。”歌声缠绵,如窗外的雨,让我在为黛玉心酸的同时,又记挂着大汶河了。四季不断,有多少泪珠儿流不成一条河?

13 天气虽不好,但景色不错。早上刚刚起床,就看见外面白茫茫的,才知道下的雨夹雪。我喜欢雪天,所以不到十分钟我就走出了家门,来到了学校。在雨夹雪中的教学楼就像一个羞涩的小姑娘。中午时,我和几个朋友到外面去看风景,我们望见远处的荒山上隐隐约约有一个白色的影子,我想,一定是雪孩子吧!今天的天气令我很高兴。

14 那一瞬,你要走。那一瞬,我没有挽留。不知,你走,带走了我的方向。曾何时,你说,你的最后一个拥抱,是我的。但,最后一面,没有拥抱。我看见,你泪流。我没有。无法开口,你不要走,没有权利,甚至少了理由。那就这样走。走出门口。是雨夹雪。雨掉了,没有散开,追了下来。雪飞了,没有融化,堆积。窗外的树枝,一朵憔悴的花朵,看着你,没了踪迹。想起再追你,害怕,雪止了,雨停了。彩虹还是七色,没有多,没有少。天空仍是雨夹雪,没有风,没有雷。那朵花没了,不碍事,明年仍会开。但这雨夹雪,不知何时停……

15 今天上午,下了一场“叫雨不是雨、叫雪不是雪”的东西!——用天气预报的属语那叫“雨夹雪”,第一堂下课,外面出现了飞舞着的白色的小精灵,飘飘洒洒的雪花从天而降后,地上并没有成为白茫茫的一片,而是到下面就变成了水,地面上湿漉漉的,天空中下着雪,地上却湿漉漉的,好奇怪呀!

16 雨夹雪,天空的寒冷汇聚着春雨的行踪,片片雪花在空中飞扬。惊叹的呼声从孩子们的嘴巴里传递着,静如明镜的池塘水面上,雪花在浸润着,静得令人不忍挪动半步。三月桃花雪折煞了阳春三月草长鸢飞红花杂树的温情柔暖的风景,诚如我和妻子的异地而居的现实,但着雪是日子常不了的,因为,春天的生机在漫漫浸润着大地。

17 纷扬,滴答。无数的密集相互交织。不知是雪覆盖着雨,还是雨在亲吻着雪。他们难合难分。流连的雨夹雪在一层层铺展着寒意,这使得静夜的乡间小径情景交融,以湿漉漉的方式呈现,在幽深缠绵的灯影里,显得更加诡谲而神秘。

18 雨伴着洁白得雪花悠悠飘洒,没来得及绽放她的芬芳就已经融化,她飘过了你的唇,虽没留下芬芳的余香,却洒下一片片温情;雨拥着洁白得雪花轻灵飘逸,没来得及绽放她的高雅舞姿就已经融化,她吻别了你的眉,虽没留下痕迹,却洒下春风化语的念想。雨包裹着洁白得雪花飘飘洒洒,没来得及绽放她的纯洁就已经融化,她从你身边擦肩而过,虽没留下淡妆素香,却洒下最真最纯洁的美。

19 那几只在雨雪的树枝间来回不知疲倦地跳跃的鸟雀,此刻,却如鱼得水,怡然自得。或许,惟有它们深知,无论何种程度的春寒料峭,都阻止不了春天的脚步。或许是一棵树从枝头探出的前奏,以一种超前的绿色叙述,不经间泄露给它们的这个秘密。雨在天空中凝结,雪在天空中飘飘洒洒。哦,这圣洁的雨滴,这白色的精灵,这失散多年的情人,这久违的爱,这等待已久的拥吻,都飞到了谁的怀抱?

20 倘在江南,下一场雪在这个时令,是足以叫人惊诧的。文人雅士多会桡一叶小舟,拥毳衣炉火,或独钓寒江之雪,或言风气柳絮之辞,吟诗作赋,称颂一番的。北国则不然,雪早已融进那里,和人们的生活一道,大家早习以为常,或许压根没谁拿它当一回事。江南适于在淫雨霏霏的日子里,泡一壶香茗,读一本古卷,听听那雨声。而北国则适于在漫天飞雪的时刻,温上一壶酒,守着炉子,听听沉寂在地下万亿年的煤在炉膛里发出的“蹦蹦”的声音,杂着簌簌的雪声,静静地思考或与友人谈谈天。

21 雨夹雪是零度以上的雪,既有雪的晶莹,又会像雨不那么冰冷。还不会像多云转晴那么庸俗不堪,没有一点诗意可言。昨夜锦城又雨雪,露凝轩窗。露凝轩窗,慵起梳妆,帘外烟雨雾茫茫。雪花飘地却还无,湿遍枯杨。湿遍枯杨,最爱枝上,寒雀啼冬盼春香。

22 雨中的雪花,秋雨里夹杂起了片片雪花;是伤心的凝结,是蜕变的新装,蚕说破茧--成蝶,你说哭鼻子的小女孩;该用洁白的嫁衣,诉说爱的誓言,夕阳落幕,细雨如青丝,那偶然飘落的一片雪花;像调皮的女儿,无意发现父亲头顶的一根白发,固执地轻轻拔下,这样似乎帅气老爸依旧年轻、夜;认风雨雪自由,夜;认梦的诙谐,夜;认灵魂自由的游荡,似雪花一样放肆着,白昼;忙碌着、理智着、坚定着、把握着足迹,雪花仙子,诉说着季节的到来,提醒着混淆的;黑夜白昼,混淆这个年龄、这个季节不协调的人们、雁南归,麻雀归巢,幸福总是中规中矩中轮回、获取、坚守。

23 前几天的时候,天上下了一种东西,也不知道是雨,是雪,还是雨夹雪。正好寺里的白玉兰开得正旺,白花花的一条白玉兰路,晚上路灯开的时候更显得洁白。电影《80后》里面有个人说,所有白色最终都会变成黄色。没过几天白色的玉兰花就开始从边上泛黄,慢慢的蔫了,枯萎,然后凋谢。

24 盼望了一冬的雪,却在春来的时候携着雨一起落下,交织的飘落,在这寂静的岁月里,轻盈地、无声地、漫成湿漉漉的世界。蒙蒙雾气中,有没有你灵动的心,润泽了昔日的荒芜?让萧瑟的大地返青?许我一份明媚,我便还你几多深情。

25 往往似乎霜降之后一个星期左右,便能下了第一场雪。一觉醒来,天地缟素。冬,在夜里美美的做了一个梦。雪薄薄的盖在地上一层,踩上去咯吱咯吱的,很好听的声音。道路两旁的沟壑里积的雪要多一些,厚一些。年少时便总是偷偷的采那里的雪来吃。将滚热的小手从手套里伸出来,轻轻扫开上层的灰尘,捏起一点来吃,入口即化的雪,带着一丝沁骨的凉,顺着食道滑如胃里,顿时觉得周身舒畅,比喝了甘冽的泉水还要舒服。


相关阅读:
单创 http://tech.ifeng.com/c/7radcKIT9f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