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财经 汽车 房产 教育 科技 商业 文化 农业 民生 服务 出行 商讯 健康 旅游 时尚 维权
» 民生» 内容正文

副教授因“精液按摩”获强奸罪续:家人卖房筹款上诉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03:08:55

  警方拍摄的照片中,马林在指认现场

  遭投诉时,马林诊所内景

  因为一种“独门秘药”,广西医生马林深陷囹圄,并成为舆论漩涡中的焦点。

  在亲友眼中,他斯文帅气,行事正派,在同事眼中他好胜聪明,痴迷中医。他花费十年时间,研发出“精液入药”治疗妇科疾病,最后却被女患者告上法庭,因强奸罪被判四年。 案件本身的真伪争议犹未停歇,案件之外的讨论却更为热烈:网民由“精液入药”联想到中医种种,各类质疑声喧嚣尘上。

  我们还原着当事人的本来面目,追踪着“精液神药”的研发过程,同时也在关注着中医本身:掺杂了太多离奇光环的中医,如何寻回正逐渐丢失的信任?

  诡异的强奸

  流传甚广的新闻照片上,马林脸部被打上了马赛克,配着文中“强奸”等字眼,不免给人以猥琐的联想。

  然而在家人和朋友眼中,马林高大俊秀,斯文秀气,而且颇有才华。今年47岁的马林在广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当副教授,发表过数十篇学术论文,做过30多场讲座。除却行医,还写得一手好文章。

  医院分给了马林一套70平米左右的房子,2009年,马林在房内腾出一块10平米左右的空间,用三合板简单隔断,作为自己的工作室。工作之余,他在此为朋友和同事免费提供心理咨询、保健按摩。室内有一张铺着小花床单的按摩床,门口备有拖鞋,“他有洁癖,一切都弄得很干净”,马林的姐姐马玉说。

  两年前的夏天,这里成为案发地点。

  2010年8月25日,马林老乡的女友王娟,躺在那张按摩床上,脸覆纱巾,室内响起古筝曲《掬水》。马林事后解释称,这些布置是为了舒缓患者情绪。

  王娟患有盆腔炎,她是慕名来此做“特殊治疗”的。当天是她第三次接受治疗。邻居吴女士称,那天她听到了两人的说笑声。

  马林用T型按摩器,按摩了王娟的会阴穴,并用棉签在穴位上涂上“独门秘药”。然而王娟在按摩完上厕所时,发现阴道里有白色液体,一番追问后,马林终于承认他的秘药中含有“精液”成份。

  王娟男友知晓此事后,勃然大怒。当晚王娟选择了报警,几个小时后的医院检查报告显示,王娟的阴道里有马林的精液混合物。

  不过在随后的几次警方笔录中,她说法并不一致,第一次称发生关系时自己完全清醒,第二次称自己被催眠,但她坚称,马林对她实施了强奸。

  8月26日,马林被警方带走,但因由于证据不足,当年9月11日,马林被释放,并重回医院上班,一个月后,他甚至再次用“秘药”治疗一名女患者。马家人本来以为,平波会就此平息。

  然而,2011年3月18日,马林再次被捕,南宁青秀区检察院指控他犯“强制猥亵妇女罪”。

  神奇的“精液”?

  一切的麻烦起源于马林的“独门秘药”。

  王娟男友赵某在写给南宁市公安局的申诉书中,对精液入药的做法提出了质疑,“换位思考一下,这世上有谁会把自己的妻子、女儿让一个医生把他的精液放入她的体内进行治疗,这简直荒唐至极。”

  对此,马林解释,涂药时存在操作不慎,极少量药引被带入王娟阴道,由于精液已经做过酒精消毒处理,他当时只是稍作擦拭。

  他完全不觉得精液入药有何不妥,反而为此痴迷。

  马林在广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放疗科工作近15年,2006年转入院办工作。期间,他作为通讯员撰写的稿件,登上过《广西日报》等媒体。

  “他很聪明”,与马林共事十几年的刘医生记得,马林爱搞小发明,这些年也发表了不少学术论文,先后取得了按摩师资格证、心理咨询师二级资格证,而在医院内部组织的各类考试中,他也总能拿到好成绩,“好多人都考不过他”。

  马林的中医有着特殊的痴迷。刘医生说,医生们聚在一起聊天,一旦聊起中医的话题,马林总是立刻来劲,“他经常说些独特的想法,有些观点,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。”

  2001年,马林拿到了按摩师资格证书。2002年,广西医科大学面向社会举办了一个保健按摩培训班,总爱提问的马林很快在学员中脱颖而出,他对知识的“如饥似渴”,让医学院副教授蒋铭印象颇深。

  在培训班上,蒋铭讲到了人体分泌物与治疗之间的关系,如使用唾液、精液等按摩穴位,可以治疗穴位周边的器官疾病,尤其针对部分疑难杂症,有一定疗效,而针对女性会阴穴所做的按摩,也对治疗盆腔炎有好处。

  课堂之外,爱钻研的马林开始付诸实践,在他向警方的供述词中有这样一段内容,从2003年开始,他尝试用精液、红霉素、醋酸地塞米松、生理盐水等配置偏方,免费为妇女治疗妇科病。

  最初的实践对象是家人。马玉说,马林很早就给家人用小偏方治病,配上药进行穴位按摩等,“效果都还蛮好的”,家人并未追问偏方的细节。

  2007年,马林发现老乡秦女士因摔伤膝盖留疤后,表示他可以治。秦女士觉得有些奇怪,“我问他用什么药配,他说是用精液和其他药一起配的,已经消过毒,我根本就不信,认为他是发癫”。

  第二天,马林向秦女士展示了自己的“独门秘药”,它们被装着一支玻璃试管里,“我看也没什么恶心和不对劲的地方”,秦女士半信半疑地收下,坚持隔天擦一次,“几天就看到了效果”。

  而后,秦女士又到马林的诊室治疗痛经。每次治疗50分钟左右,马林为她进行腹部和会阴穴按压。秦女士问:“又是上次配的那种擦疤痕的药吗?”马林给予了肯定回答,但告诉她“用量不同”。

  秦女士称,她一直相信马林是用正规药物配的偏方,并未对精液入药的做法有过多担忧。痛经调理结束5个月后,她在医院查出前庭大腺囊肿,不想做手术,直接去找了马林。使用马林配的药擦了一段时间后,她发现“肿物明显小了好多”。

  马林并没有把“精液入药”的秘密告诉所有患者。“他只说是偏方,无毒,不能透露”,患者罗女士接受了十几次按摩,始终不知情,但头昏头疼、睡眠不好的症状的确有所缓解,加上马林并不收费,心存感激的罗女士没有再追问。

  几番尝试后,马林对精液治疗越来越着迷,2009年10月,他找到蒋铭,表示希望合作搞一个省级课题项目,主要内容是用精液配西药,对人体会阴穴进行按摩。

  很快,两人做出分工:马林负责课题的数据分析和撰写;蒋铭负责中医证型的分析、病人的遴选等。

  蒋铭曾担忧过精液的来源问题,以及可能引发的一些伦理问题。马玉说,据她所知,

  马林偶会用自慰的方式取出精液,用试管装起来放在冰箱里。由于精液只是药引,每次用量很少,取一次可以用很多次,“他清楚自己的身体,能保证精液健康,当时还在实验阶段,取别人的也不方便。”

  名医驳斥离奇药引

  2011年1月,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出的《关于南宁市公安局青秀分局马冬林案事宜的复函》,称人体精液不属于药用物质,不能作为药品使用。

  今年7月23日,南宁市青秀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认定王娟陈述真实可信,判决马林构成强奸罪,并判处四年有期徒刑。

  “这不合理”,马林的辩护律师丁一元很不满,他认为案件存在证据不足,且罪名本身就存在争议。马家人选择了上述,目前正在等待二审判决。

  在案件本身的争议之外,随着新闻报道,精液入药很快引发成网民和医学工作者对中医的大讨论。

  “我国中医博大精深,很多不起眼的事物都可以治疗疾病,但是却没有听说过精液可以治疗妇科病的。” 妇科医生刘悦称。北京某高校药理学专家则表示“从未听说精液可以做药引”,他称治疗其疗效可能是因配方中的西药成分。 一些医学专业的大学生更是直言荒谬,“精液成分就是蛋白质和水,和鸡蛋成分是一样的。”

  北京京城岐黄国医馆馆长、全国名医理事会常务理事崔晓丽称,从未听说过中医在临床中曾用精液做药。有网民拿中医中的药引说试图解释“精液入药”的合理性。对此,崔晓丽解释称,药引主要是中药配方后使药效更深入的被吸收,很多离奇的药引多为炒作,“比如一些泥土、头发类的药引,我从未用过”。

  在“精液入药”新闻引发热议后,网民联想到之前的“神医张悟本”等案例,并质疑中医本身。这让崔晓丽颇感无奈,“大家对中医期望很高,但是现在往往被一些不职业的行为搞坏了信誉。中医不整顿,肯定负面影响非常大。”

  这些争论的是非已经远离了马林。马玉去探视过几次弟弟,昔日高大帅气的弟弟,而今已是鬓生白发。马林坚持认为“精液入药”无错,并称他是清白的。

  马家人已经卖房筹款,继续为马林上诉。而有关中医的是非争论,仍将随着新闻的传播而延续。        


相关阅读:
高压变频冷却设备 http://www.samkocn.com